应该是2005年,被单位公派到北方一个海滨城市考取从业执照。历时三个月,枯燥无味且考试艰难,一班的和尚们都学习的天昏地暗。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微信陌陌之类,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就能愉快的约炮。闲暇之余,只有在5公里外的一个网吧,在QQ和各类聊天室里调戏也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各色网友来一解苦闷。       某个周五的晚上,大概也是10点多了,前面几个聊的比较开心的,居然一说”请吃饭“”去唱歌“之类的话语,就默不作声。正准备结账回家,聊天室里一个叫”潇洒的蝴蝶“给我回话,没错,前面我在聊天室私聊群发了很多女人。这个妞很直接,上来就说”我饿了,给我带点吃的来“。刚开始我很纳闷,以为她发错了,后来简单聊了两句才知道,这个妹子住的距离我大概20块的车程,不远,独自在家,这会真是饿了,让我找个地方烤10个羊肉串给她送去。还不忘提醒我,她有些胖。       那个心情,你们知道吗,就像你饿了很久,终于有人告诉你,前面有吃的那样,这时候,还管什么是咸是淡,是肥是瘦。还管什么美还是丑,胖还是瘦。一句”没问题,等我“,开启了今天这个故事。妹子要10个羊肉串,咱也不能那么小气,给她来二十个,再来点配菜,烤馍,让你吃饱了有劲。       当然,人在外地,安全第一。仙人跳之类的,也早有耳闻。去之前,还专门给当地的一个大哥打了个电话,告诉了我要去的地址,让他半个小时后给我打个电话,如果我没有接电话,就来救我。当然,身上也不能装太多现金。       没有车很难找,小区是属于老式小区,七绕八绕,终于来到胖妹的楼下。说实话,那会年轻,又是第一次,心中忐忑不安。(顺便感谢无私胖妹给与我信心,让我开启今后的猎良之路,世上还是好人多啊!)。开门的是个小胖妹,说实话,有惊喜的感觉。人虽然有些胖,但是五官端正,形象有点像郑欣宜,皮肤也很白很光滑。开门后,妹子很热情,居然问我冷不冷,路好走不。我突然有一种来到了楼凤的感觉。       话还没有说完,妹子一把抢过我手中的烤串,自顾自的开始狼吞虎咽,看来是真的饿了。我尴尬的坐在小板凳上,欣赏妹子如痴如醉的进餐画面,顺便也看了一看妹子的身材,胖是有些胖,大概165 120左右,20刚出头,但是腰身还不错,皮肤很光滑,五官什么的都长的不错,再仔细一看,居然没有戴胸罩,两个木瓜式的大奶,随着撸串的手左右摇摆,一对凸点也倔强的在睡衣表面要体现它们的存在。       ”嗝~~~~”,一个长长的饱嗝,告诉我胖妹已经进餐完毕,“酒足饭饱”了。胖妹开始边收拾桌子边和我聊天,是啊,肯定要聊啊,我又不是送餐小哥。原来胖妹在商城的化妆品柜台工作,男朋友分手两个来月,出租房也独自一人独守空房两个月。胖妹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对着网上明星的照片说自己五官很漂亮,皮肤又好,唯独难以控制食欲导致身材成了唯一败笔。并坚信自己能够减肥下去,像那些明星一样大紫大红。我自然对胖妹那充满勇气的雄心壮志提出了赞扬,并提出了具体的减肥实施方法,望对胖妹的大计提供有力的技术支持。双方洽谈在友好、和谐的气氛中进行。       不知不觉,已经聊了一两个小时了,时钟也指在了凌晨3点。胖妹困意来袭,自己先钻进了被窝看着电视,没有让我走的意思。我说,让我和你暖和暖和。妹子大方的拉开个被子一角。明天还有课,我必须要马上进入正题,酝酿的感情和10个羊肉串都是为了深深的插入。胖妹看来也汗久了,我没有任何劝说,单纯的用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脖子遍浑身颤抖,紧紧的搂住了我。没有胸罩束缚的两个大奶,骄傲的挺立在我的面前,指尖的轻轻触动,遍引来了深深的呻吟。穿过淡淡的毛毛,已经湿透的小穴毫无阻拦的容纳了我的手指。胖妹的两条粗腿,紧紧的夹住了我的手,让我有种马上骨折的感觉。调情进行了5分钟,胖妹就已经把持不住了,猛的跳了起来,吓了我一大跳。短短的5秒钟,扒光了自己,短短的10秒钟,扒光了我,用了20秒钟的时间含住了我已经坚挺的肉棒,1分钟过后,两个大奶和一个大屁股已经在我身上起伏了。        我问她:床没事吧        她说:不管了        说实话,我也挺胖,但是我有个好处,JJ还算大。看起来胖妹自己套弄的很开心,激烈的呐喊声让我感觉头顶的老式吊灯上的浮灰已经漂到了我的头上。瘦有瘦的好,胖有胖的强。胖妹肉呼呼的小穴,无缘无尽淫水,让我已经欲罢不能......         10分钟,好吧,我缴枪。胖妹用力过度,也娇喘连连。        摸着肉呼呼的两个大奶,大腿蹭着湿呼呼的胖穴,我开始继续为她的星路谋划,她也听的不断点头。再战,细节不表。总之饥渴的胖妹和同样饥渴的送餐小哥度过了一个激情而油腻的晚上。        中间也是有个插曲,就在我把她两个小粗腿举过她的头顶,奋力撞击她湿乎乎的肉穴的时候,突然停电了。我说:你看你叫的,隔壁把你电都掐了。她说,应该是电卡没电了,先日吧。        在睡觉之前,她迷迷糊糊的告诉我,哥哥以后我饿了还能叫你吗,我说好啊你下次是还要多一点孜然和辣椒吗。        第二天清晨的阳关将我拉回了现实,我看着两个高挺的大奶和肉呼呼带着点橘皮的大屁股,恍然如是。这是真的吗,我居然约到炮了,我居然没有被仙人跳。        临走的时候,我留了200,写了个条子,让胖妹去买电。我内心总有些亏欠,感觉电是被我们吵没了。后面自然还有见面,但激情已经不在,如今10年过去了,胖妹你瘦了吗,成为明星了吗?哥可是时常想起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