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和我都是南方人,相識於大學校園。她大二、我大三時通過不同校的聯誼

相遇,具體過程就不詳細敘述了,畢竟不是本文的重點。在此僅交代一下我和愛

妻的基本資料,便於大家閱讀本文時能更好的代入,享受我與愛妻共同的經歷,

這也是我寫此文的初衷。

  妻,你可以叫她小小,也是我對她的愛稱。緣何有此愛稱?因為妻和我都非

「高人」,妻,158;我,172。本人身型都算普通,不胖也不瘦,有些肌

肉。妻,臀翹、腰細、腿直,就是胸部小小的,B罩杯,於是我便給她取了「小

小」的愛稱。

  小小的胸雖然不大,但勝在有型,微微上翹,每次我吮吸時都格外方便。乳

暈不大,潮紅,每次被挑撥得興奮時,乳頭便硬得發亮。於是乎,總是按住我的

頭往她胸部靠,嘴裡還呢喃:「公,舔……舔一下,我要……」每次我都禁不住

她的呢喃,湊上前用舌尖輕掃她的兩個乳頭,最後鐵定是上咬、下插,弄得不可

開交。

  小小的臀很美,因為參加過街舞社的關係,臀部特別紮實,每次我在她身後

摟抱,總是第一時間頂到她上翹的屁股。也因為如此,每當看到她參加街舞社演

出的時候總有醋意,那時我還沒有深諳交換之道,還體會不到與人分享的快感。

  小小的私處很容易濕潤,黑森林似乎也特別茂盛,都說私處的體毛多,性慾

強,我大概能認同。她的第一次是在學校不遠處的旅店給的我,現在回想起來還

覺得非常特別,我吻她,舌交織在一起,我用手試探,穿過她的內褲尋找那道細

縫,沒想到弄得手濕濕的。雖說閱盡A片無數,但第一次有了經驗,原來女人跟

你接吻,下邊也會濕!

  基本資料就介紹到這兒,考慮到18裡的男性觀眾可能佔據絕大多數,我自

己就不用怎麼介紹了,至少不差。

  也許是我倆都啟發得比較晚(相比現在的小孩來說),乾柴烈火,劈裡啪啦

就停不住了,直到大學畢業,我倆做愛的頻率幾乎達到了每天一次(剛開始是一

天N次,後來才慢了下來)。因為在校外租房住,所以做愛的時間很容易安排,

也因為同居的關係,她睡前的小秘密被我知道了。

  看別人的文章裡,總是描述得女人的高潮是那麼容易,但本人真的不能次次

都能讓小小高潮。體位、摩擦的技巧、抽送的頻率,乃至心情,都是我與小小做

愛總結到的經驗。這幾點,有一點做不好,她都不那麼容易到高潮,最後,當然

只有小小自己的五郎君給她滿足。

  但我沒想到的是,有那麼一段時間,在我和她做完以後,我睡了,她不禁要

靠自慰到高潮後才緊緊抱著我睡。這是妻後來才告訴我的,我想她這睡前的小秘

密,可能已早早暗示著以後我倆不同尋常的經歷。

  我是沒有什麼淫妻情節的,之前看過一篇所謂的真實交換文,文中那位妻子

被描述得淫蕩不已,這不禁讓我疑惑,真的有這樣的女人嗎?或許是我經歷的女

人太少,在交換前僅妻一人,但小小也算是愛性的女人了,或許她每晚睡前的自

慰,是她淫蕩的宣洩吧!但至少不會像那篇文章中那樣極端。

  因為早妻一年畢業的緣故,我提前飛回了CD(城市名),隨後參加市裡的

公務員考試、面試,最後當了一名現在在網路上被諸多鄙視的公務員。在離開妻

的那一年發生了幾件事,當然,這都是後來妻告訴我,或者我告訴妻的。

  妻所在的班級的某男生向她告白,被妻拒絕。半年中,他不停騷擾妻,導致

我要飛回學校直接找那男的說事,處理完後,我因為工作原因不能陪她就又飛了

回來,留下了隱患。

  因為工作關係,第一次去了夜總會。有人問,你一公務員因啥工作關係去夜

總會啊?胡扯了吧!這個蠢問題可能只有在校的單純學生才提得出來,這裡我就

不明說了。因為多喝了一點,當晚妻的電話我沒接,或者說根本沒聽到。

  無巧不成書,那晚妻第一次背著我和其他男人做了,而我,只是喝醉了一晚

上。「靠!欺騙觀眾感情啊?」你心裡是不是覺得我也應該跟一女的睡了才對?

對不起,再次強調一遍,這不是寫小說,當時我醉得家門都不知道怎麼回的,真

沒辦法還順帶牽個妞回去大戰三百回合。

  下邊是妻後來告訴我的全部事實(細節是我誘導她說的):

  某男騷擾她的半年時間,B男(逼男)當了她半年的護花使者,不知道是妻

荷爾蒙的原因,還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影響,她對B男有了點感情。我去處理

某男那單事情以後,妻本以為我會陪陪她,給我講講B男的事,但我匆匆而去,

給了B男空子鑽。天下沒有撬不了的牆角,更何況我還跟妻相距甚遠,所以說,

什麼遠距離的戀愛,都是狗屁,別信。

  她給我電話那晚(基本上我倆每三天通一次電話,平時就聊QQ),正是她

決定是否跟那B男出去開房那晚,我沒接她電話,她對自己說天意。在B男萬般

懇求下去開了房,B男也是開過苞的人,進了門也不急,小心呵護著妻去沖涼,

一邊沖涼,一邊把妻看了個淨。那時妻還不願意跟B男共浴(不理解這是什麼心

理,房都跟人開了),於是兩人分開洗了出來就鑽被窩了。

  B男的陰莖有點粗大,但比我的短。B男喜歡舔妻的私處,這是妻的死穴,

她當然受不了,下邊濕得很快,不知不覺已經滿是不知道是B男的唾液還是妻的

體液。B男見狀,立馬戴了套就殺入了,妻閉著眼,但下體感受著除了我以外的

另一個男人的抽插,腦子裡似乎一片空白,哭了,可能是因為內疚。

  B男沒注意到妻流淚,仍然在抽送,陰莖把妻插得很舒服(是她親口告訴我

的),妻的陰道內壁特別敏感,感覺得到B男的陰莖很粗大,緊貼著肉壁,雖然

有體液當潤滑劑,還有保險套,但仍很刺激,感覺整個陰道被撐得開開的,有想

尿的感覺。

  妻終究沒忍住,兩手抱著B男的背,使勁靠近,想要插得更深。B男見妻有

了反應,也就格外賣力,妻從呻吟到尖叫,但自始自終沒有跟B男舌吻(因為我

曾經不斷地給她灌輸過,吻比做愛更讓我看重),我想這時候妻雖然本能上有求

歡的要求,但潛意識裡仍然有我的告誡。

  據妻說斷斷續續做了半個多小時,期間有過一次高潮,但很短暫,特別夾緊

了陰道,增加與B男陰莖的摩擦,一方面是高潮來了以後的條件反射,一方面是

妻想B男趕快射精。

  B男察覺到妻來高潮,竟然立馬將陰莖抽出來,把妻翻了個身,開始從背後

插入陰道,繼續幹妻。妻的臉被埋入軟枕,氣喘,轉頭換氣,背後感受著B男的

抽送,B男握著妻的腰,一挺,射了,在妻的體內。

  妻最喜歡感受男人射精瞬間以及射後的幾次衝擊,此時,妻感覺得到B男的

陰莖漲到了最大,一陣陣陰莖的自然抖動,讓妻的內壁感受著震動,妻此時腦子

裡已沒有我的影子,有的只是B男的陰莖射精後抖動帶給她的陰道快感。

  事後,B男還想把陰莖放在妻陰道內躺上一會,妻被壓得太喘,翻身,順勢

抽身,去浴室清理。但剛下床便覺得腿軟了一下,差點沒站穩摔倒,還好扶住了

旁邊的椅子,然後一拐一拐的去了浴室。當晚妻沒有睡覺,看了整晚電視,在椅

子上坐了半夜,隔天一早獨自回校宿舍。B男,不關我事。

  因為這次妻的出軌事件,將我心中的魔鬼也喚醒,當然那時覺得是惡魔,現

在看來是天使,此是後話。

               第二章 糾結

  一年後,妻畢業,在我的召喚下回到了我身邊。當然,她出軌的事情並沒有

告訴我,綠帽就這樣又戴了半年。妻畢業前的一年中發生了另外幾件事,其中之

一就是爸媽貸款給我全額了兩套小高層。那個年代,市區的房子均價還在三千出

頭,爸媽做鋼材生意,我在當時可能算半個富二代吧!妻回來後直接被我拉上見

了婆婆,彎腰、敬茶、交投對拜,一眨眼,婚就結了。

  我用一年存下的工錢和投資股票賺的錢裝修了新房,另一套在我爸媽強烈要

求下也裝修了(用倆老的錢),因為兩套房子在市區的兩頭,新房離爸媽近,自

住;遠的一套就拿來出租,妻也就不著急工作,當上了包租婆。女人閒下來就事

兒多,不到半年她自己出去找了個廣告公司做策劃,薪水竟然比我這幹了一年半

的公務員都高,悲哀。

  稍微扯遠了點,但既然是回憶錄,當然免不了話話家常,還請各位看官習慣

我的風格。說回正題,結婚的這半年,因為工作上、金錢上都沒什麼壓力,飽暖

思淫慾,古人的話真是透徹。這半年間,我和妻的性生活似乎少了一點什麼,雖

然仍然有潮起潮落,但每次和妻做完後,竟然有少許的空虛感,有時在和妻做愛

的時候,腦子裡想的竟是別的女人。有時,感覺妻的眼神也有些恍惚,高潮的次

數也越來越少,縱然我使勁全力,有時也是可得可不得。七年之癢,算上大學也

湊不夠七年啊,這是怎麼了呢?

  一次,和妻做完,輕撫著她的乳頭,湊到她耳邊和她說起了悄悄話。因為我

倆是從來都無話不談的,朋友、戀人、夫妻,所有的關係都包含在我倆關係中。

我告訴了妻我的疑惑,她默不作聲,或許是我太坦白了,也或許是她瞞得我太辛

苦,隨後便是眼淚和她的自白。

  當時我猶如五雷轟頂,我無法想像那樣的情景,雖然當時妻並不會細緻描述

發生的具體事件,但我腦子裡已經想到了他倆赤膊相見的畫面。我身體情不自禁

地抖動起來,似乎要出離憤怒。我需要冷靜,起身,走到窗邊,腦子裡仍然是一

對赤身露體的狗男女。窗外漆黑的一片,讓我看不到希望。

  妻走過來,抱住我,不讓我發抖。她嘴裡一遍又一遍的說著對不起,我耳朵

裡只有「嗡嗡」的聲音,什麼都聽不進去。「背叛」這兩個字不停地浮現在我腦

海裡,怎麼辦?接下來怎麼辦?

  三天,我沒有跟妻說任何話,彼此都需要冷靜。找了幾個朋友出去喝酒,用

酒精麻醉自己,但沒用,腦子裡仍然是同樣的畫面。淫妻,只能被我淫,怎麼能

讓人淫?大男人主義比愛更可怕,自私的佔有慾此時超越了我對小小的愛。

  直到第三天晚上,我醉醺醺的回了家,妻扶著我到床上,替我換了衣服,清

理了全身,然後獨自一人到客廳。隔天一早,是週末,我慣性的起身,頭痛,想

起昨晚喝了酒。身邊沒人,我走到客廳,看見妻在沙發上睡著,眼睛腫了。

  此時,我才第一次真正意識到我對小小的愛,因為有愛,我才會如此傷心。

也因為有愛,看到那樣的妻,我可以原諒她做過的錯事。我沒有處女情節,我也

不信孔孟,我接受西方的文化比較多一點,雖然只是通過電影,通過網路。或許

這是我面對小小出軌以後,最終能再次接受她的一點原因,但更多,是因為對她

的愛。

  妻略感驚訝我原諒了她,因為她已作好離婚的準備(後來告訴我的)。自此

以後,我和妻做愛時,總想著另一個人男人在抽插著我抽插的肉洞、揉捏著我揉

捏的乳房、撕咬著我撕咬的肌膚。但每當我有這種遐想時,我下邊的陰莖就變得

更硬、更漲,把小小的陰道填充得更滿、摩擦得更激烈。心中的魔鬼一點點地冒

出了頭。

  似乎有點老調重彈,但跟其它文章裡描述的近乎類似。接受了妻出軌的我,

在床上對妻有了其它的想法,我想她細細給我描述她跟B男做愛的細節,縱然百

般不願意,最後還是擰不過我,這才有了上一章的事實。

  我聽著妻說到B男舔她私處時,我也把嘴唇湊到她私處,用舌尖掃著她的陰

唇,時不時按壓著妻的陰蒂。妻此時一邊講,一邊呻吟著,我讓她不要停,她也

要我不要停。我把舌頭探到她陰道內,左右晃動著,妻的私處不斷分泌出酸酸的

汁液,我有時不得不出來換換氣,接著繼續用舌頭刺激她的陰唇,陰道,陰蒂。

  妻喜歡按著我的頭,順勢控制我的嘴和舌,幫她用口交到高潮。這也是我比

較自豪的一個技巧,雖然很累,但在舔著妻私處時,下體的陰莖也硬得發痛,滲

出的前列腺液總是充當妻的飲品。因為我總是在幫妻口交完後,讓妻也要公平的

對待我的肉棒。

  此時妻會乖乖的俯下身來,雙腿蜷縮在我兩腿間,一手撐住床,一手套弄我

的陰莖,伴隨著給我口交。此時的妻格外動人,看著我的陰莖出入她的小口,妻

的舌尖舔著我龜頭上方的細口,略微有點刺痛。最喜歡的還是她的嘴唇包住我龜

頭一圈,舌頭在口裡打轉舔著我的龜頭,不時地把滲出的體液吸到她嘴裡。

  我一直想妻吞下我的精液,但她死活不同意,每次用口弄得我快射時,她都

有預感般的吐出來,用手把我套弄到高潮。看著噴了她一手的精液,我還打趣的

說:「真浪費。」此時妻會鬼馬的看著我,給我一個嬌俏的表情。

  一次,因為我的高潮來得太快,白色的精液都噴到了妻的嘴裡,我抓住機會

把妻抱住,叫妻吞下去。小小當時遲疑了一陣,口裡的精液沒有吐出來,或許等

得時間太久,精液與唾液融合在一起,都到了妻的肚子裡。自此以後,經我軟磨

硬泡,最終還是讓妻養成了吞精的習慣,她也懶得再預測我要射的時間,除了噴

射在她臉上的外,妻大多數都乖乖的吞了(有時心情不好是不吞的)。

  原諒了妻的出軌後,也因為此而增加了一點性生活的情趣。我知道我有點改

變,但還不太確定,直到在網路上接觸到某個網站,確切點說是某個夫妻交友的

論壇(現在已經沒有那個論壇的ID,壇子也不知道還存不存在,但知道那個壇

子出了位名人,此是後話)。

  如果說我心中的魔鬼被小小的出軌勾引了出來,那麼BL(縮寫)的經歷,

讓這個魔鬼漸漸變成了天使。在我與妻的交換歷程中,BL發揮了無與倫比的作

用,即使我們現在已經有了比較穩定的交換對象,已經不需要在類似的論壇裡出

沒,但BL還是深深的影響著我們,以至於現在遇到新的朋友,仍會問問:「有

沒有混過BL啊?」

  在BL裡,見識了很多夫妻交換(交友)方面的內容,而那時候也只是我單

方面的尋找刺激而已。看著很多夫婦分享交友的經驗,分享生活中遇到的煩惱、

開心,我覺得似乎找到了一片樂土,一方適合我的伊甸園。

  此時,我真正第一次接觸了有關夫妻交換的內容,知道了美國的紅XX俱樂

部,瞭解了國內早已有了交換的圈子。此時我如一個新生兒般,對所有有關夫妻

交換的內容都感到新鮮刺激,每一張圖片、每一個故事都讓我的腎上腺素上升。

  男人是下體思考的動物,沒說錯。我迫不及待地期待著我和陌生人的第一次

交換,但矛盾的是,我不知道妻的想法,我不知道她會不會拒絕。

  某天夜晚,妻百無聊賴的上著網,當她點開我故意保留著的頁面時,我靜靜

地在身後觀察她的反應,時間在此時變得如此漫長,一秒、兩秒……好像過去了

半個世紀。自從我和小小第一次做愛以來,心跳沒有跳得如此激烈過,以前就算

是面試時,我都波瀾不驚,此刻,怎麼會如此澎湃呢?

  妻沒有反應,我不知道這是好還是不好,但我看見她沒有關閉掉頁面,而是

繼續在瀏覽著,打開新的圖片、打開新的窗口,都是那個網站。我心頭燃起了希

望,下體在蠢蠢欲動,此時心中的那個魔鬼早已變成了天使在我頭上盤旋。

  我知道,我變了,什麼禮義廉恥、什麼四書五經、什麼貞節牌坊、什麼處女

情結,早已不是我考慮的東西。沒有了現世規定的道德準則,只是遵循心裡慾望

的聲音,為自己而活。妻,仍然是我愛的妻,但此刻愛也屈服於我的慾望之下,

成了它的俘虜。現在我只是在等待小小的回答,是讓天使展翅,還是讓魔鬼重回

地獄,妻的選擇對我說來,在那一刻,成了世上最重要的等待。

  「公,過來。」妻子輕聲喊道。

  「怎麼了?」我。

  「你故意的吧?」妻。

  「不行就關了。」我。

  「……」妻。

  過了會,「我要說行呢?」妻。

  下一刻,我緊緊地抱著妻,妻穿著的絲質睡裙被我扯了下來,我從背後抱著

妻,雙手使勁地揉著她的雙乳,指頭不時地摩擦她的乳頭。妻的臀部故意在我下

體摩擦、盤旋,我換了一隻手,直抵她的私處,水,都是水。我中指輕揉著她的

陰蒂,另一隻手的中指塞入的她的嘴裡,她的舌頭和我的中指糾纏在一起,呻吟

聲從喉嚨的深處傳出。

  我的雙手上下挑弄著她,妻的答覆讓我沈寂了許久的激情猛然爆發。不知道

是因為她看到的,還是因為我的挑弄,妻迫不及待地把我拉到床邊,沒錯,是床

邊,她趴在床沿,高聳的屁股示意著讓我插入。

  我脫下睡褲,用手沾了些妻私處的體液抹在我的陰莖上,抵著妻的陰道口插

了進去,妻叫喊了一聲,身體在抽搐。我抽插的幅度越來越大,陰莖總是快要拔

出妻的陰道口時再用力地捅進去,每次的撞擊都讓妻叫喊。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力氣,下體的肉棒出奇的堅硬,回頭正好看到電腦螢

幕上一幅三人行的圖片,更使我發瘋般的抽插,直到精疲力竭。到最後,竟然沒

射,我就這樣趴在妻身上,妻小聲的對我說:「他也是這麼趴在我身後射的。」

原來,妻才是我心頭的那個魔鬼和天使。

               第三章 約定

  在BL(前文的夫妻交友論壇縮寫)的熏陶下,妻很快進入了角色,我也因

此給妻買了一台筆記本電腦當作她生日的禮物,一是讓她在家空閒的時候不用跟

我爭電腦用,二是讓她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私密空間。當然這只是我的小小詭計,

電腦的密碼、QQ的密碼,我是瞭如指掌的,她也不會刻意瞞我。

  經過那晚的重生,我和妻有了共同的性趣,她就像當初的我一樣,對夫妻交

換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但似乎出發點跟我不相同,我多數是因為肉體的刺激,而

妻,往往喜歡瀏覽壇子裡夫婦的經驗談,不止於性愛方面,包括平常生活等等。

這或許是男人跟女人的差別,男人因性而愛,女人因愛而性,我從妻身上深刻的

感受到了這點。

  每當妻在瀏覽圖片和文章的時候,我有時就在旁邊輕撫她的背,雙手在她身

上遊走,不時地在她私處徘徊,指尖揉搓她的陰唇、挑撥她的陰蒂。每當這個時

候,妻總是忍不住軟下身子,靠在我身上,眼神還停留在電腦螢幕上,但身體已

經融化在我手掌中。

  在BL和妻泡了半年,期間通過了壇子內的夫妻認證,能進入更私密的版塊

和有經驗的夫妻交流。當我第一次決定要發帖徵召交換夫妻時,小小也在旁邊,

我倆共同商量了幾個原則。這幾項原則一直陪伴在我們交換的歷程中,幫助我們

避免了很多麻煩,也讓我們與真正的愛好者有了接觸的機會。

  第一項原則,絕不輕易向陌生人透露自己的隱私,交換的對象絕不同城,盡

量選擇外地或者區縣。這是基於安全考慮,我和妻都贊成。